© 虚无缥缈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06.预备与本科

【保健室】

 

跑进来的就是日向创在水池边提醒他和狛枝的男子,他同时也是保健老师之一,在他带两个人来的路上就介绍了自己名叫森兰哲,是本科保健室的老师之一。

而另外一位也就是给他药汤的唐装男子,因为刚刚的混乱,到现在日向创都没有找机会询问对方是什么姓氏。

“我现在很忙的,有什么事情待会再说。”

“小月月好过分啊,我们好不容易可以在学院见面,当然是要趁着大量的电灯泡还没有来之前好好交流一下了嘛~”森兰哲像大型犬一样抱着被对方不撒手。

“那个,请问他们是……”日向创第一次看到大人之间也有那样亲密的举动,不知道那代表的什么,于是想一直在看漫画的松田求助。

松田的眼神没有从漫画那移开,头也不抬的说道:“看了不就知道了,老夫老妻(普通同事!!!)。”

“小月月好过分啊,我们可是从第一次见面就注定要在一起的灵魂伴侣啊……而且,你是我唯一没办法对自己才能完全自信的人。”

“哲君……把你的手拿开。”白亚月把森兰哲占便宜的手用力的一掐。

“嘶~,真是过分啊,哎呀,你又被小月月扎针了,小狛枝~”森兰哲胡乱的搓了搓狛枝的头发,随手就把什么东西从狛枝的颈部拔出。

“唔、啊……”狛枝的嘴终于可以活动,但还是不能马上好好说话。

“你不要说话,你现在下颚应该还很麻,我帮你按摩一下吧。”日向创阻止了狛枝想说话的行为,指腹熟练的按摩狛枝的下颚。

“哎呀,你的手法很娴熟嘛,这个是你的才能吗?”森兰哲在一边问道。

“不是的,这个是我在保健场所打工时学的。”日向创很谦虚的回答道。

“这样啊,我刚捡到的这个东西应该是你的吧?”森兰哲把一封皱巴巴的信封递给日向创。

“姐姐的信!”日向创原本打算过一会儿去找的,打开看却看到但里面的内容都已经泡花了。

狛枝也注意到日向创的信件的问题,想说什么,但还是没办法说话。

日向创只能先收起信件,继续帮狛枝按摩,在按摩了几分钟之后,狛枝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了。

“谢谢了,被我的不幸连累到,却还不计前嫌的为我按摩缓解酸麻,这让我这样的垃圾虫怎么……唔!”正喋喋不休的话再一次被打断了,而这一次是由日向创用两指直接捏住了狛枝的嘴唇。

日向创觉得还是让对方安静一点比较好,想到老师给他们冲的药也差不多可以喝了,就端过来示意对方喝药。

“难为白亚老师用他非常珍贵的药材为我这……唔!!”狛枝再一次被叫做白亚也就是唐装男子给封住了口,而这一次他用的是蜜柑塞到狛枝的嘴里。

“我是不是不应该拔下来的啊?”森兰哲把从刚刚就一直拿着的银针还给白亚月。

“没有,如果让狛枝同学麻痹太久是会让他无法顺利喝药的。”白亚收回自己的银针,并放在酒精灯上反复消毒之后,小心翼翼的收到自己的医药箱里。

在喝下药汤之后,中药特有的苦涩刺激着日向创的味觉,但药的效果非却常迅速的驱赶了两个人身体的寒气,并暖和了不少。

“我是第一次喝到效果这么好的药汤啊。”日向创非常惊讶。

“真不愧是是原·超高校级の中医白亚月老师啊,能调配出这么棒的药汤。”狛枝把药喝完了,但还是没有停止他的嘴。

“什么原·超高校级的,而且我现在也只是一名保健老师而已了。”

“怎么会呢,你和原·超高校级の外科医生森兰哲老师经常一起联手创造震惊世界的高超手术,给那些已经没有救的伤患带去活下去的,简直就是希望一般闪烁啊!”

听到狛枝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的发言,森兰哲是习以为常,但他看到白亚月的脸色变得暗淡,立刻上前扶住白亚月摇摇欲坠的身躯,也眼神警告着狛枝不要再说下去了。

“抱歉抱歉,我这个人还真是不会看气氛啊。”收到警告的狛枝也及时收口了。

听到狛枝说出了两位老师的全名之后,日向创原本还在想的可能已经没有了,眼前的两位老师,无疑就是姐姐在学院的两位老师身份的好朋友,中医白亚月和外科医生森兰哲,而一直看漫画的那位松田同学,应该就是松田夜助吧。

“没想到我居然可以遇到三个和姐姐有关联的人……”日向创暗叹着自己的运气,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从他们口中打探出姐姐的事情。

“那个,你们知不知道上一届预备学科第一名的事情?”日向创试探性的问道。

“你是说的上一届的预备班第一名啊,倒也的确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我还听说了在她入学不久就组织了预备班和聚集了超高校级学生的‘本科’班一起合办了震惊全世界的学园祭。”

“我记得那个孩子是叫做有栖川加代子吧,你看。”森兰哲从自己的教师手册里翻出资料给日向创看。

资料上面显示着‘有栖川加代子’的资料,照片上是一名梳着黑色双马尾的女孩子,眼神看起来非常干练精明,入学成绩:949,第1名。

分数没有变,但位置由第二名变成了第一名。

“可以考出这么高的分数,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才能的人来说,也的确是非常了不起吧,但很可惜她没有任何闪耀着希望的才能。”狛枝就瞄了一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了,态度也和刚才的热情迥然不同,甚至带着一丝轻蔑。

“毕竟她只是个预备学科啊,和聚集了超高校级学生的“本科”不同,只是通过了比较高难度的考试而入学的学科。虽然说是为了研究普通人的潜在才能。但实际上,预备学科不过是希望之峰学园为了筹钱才设立的学科,没有『超高校级』的才能只要付得起高额的入学金和学费就可以进入预备学科。就行了…然后,以这笔资金作为研究费用学院才得以进行‘才能的育成和研究’。来培育希望的象征。说到底就是作为希望的垫脚石,不过这也是无上的光荣啊。毕竟,那些毫无才能的普通人为可称之为人类希望的存在贡献了一份力量!”

“狛枝,话也不能这样说啊。”还在疑惑为什么不是姐姐的日向创,注意力就被狛枝的那一番理论影响到了。

“难道不是吗?还是说日向创同学自己本身就是那些预备学科的一员,所以才想为他们说话吗?那真是太让我失望了,难怪你身上没有一丝那些才能者才有的灵气。”

“狛枝……”

“虽然我的才能并非出众,但我也是拥着被誉为『超高校级の幸运』的才能哦,虽然和那些被誉为人类希望的超高校级比起来显得实在是微不足道,我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因为我是命中注定的最差劲最恶劣最愚蠢的渣渣,什么也做不到的废柴而已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比任何人都热爱着希望,只要是为了希望,就算是让我失去性命也没有关系。

“狛枝,你不能这样贬低自己,你完全……”

“不要和我说什么努力就可以改变什么,你加入预备科不就是因为憧憬着希望学院吗?还是说,你妄想自己可以成为希望吗?别开玩笑了,希望才不是随随便便努力就可以得到的东西,它就和才能一样,那些都是在你出生于这个世上之时就已经被赐予的东西。并不是靠努力之类就可以改变的!能成为希望的,只有被希望所选中的人!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单纯的,而赢不了的人,不努力的人,就算努力也赢不了的人,都等同于无价值的垃圾。有价值的人类和无价值的人类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明确地区分开了,无能的人类就算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有价值的人类。努力一定可以孕育出成功什么的……真是个非常荒唐的误会啊。小型犬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大型犬;而企鹅努力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飞上天空。所以说啊,所谓无能的人类,就是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的。有能的人类不是去成为的,而是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拥有了所谓的才能容量……”

“又开始了……”

松田合上漫画准备走的时候,就听到背后传出了什么声音,有点好奇的回过头。

就看到日向创直接一个手刀劈在狛枝的头上,随后,还继续打了好几下,力道相当重,这样粗鲁的方式,让看热闹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样制止别人的。

“很痛啊,预备科的你干什么啊?”

“我在试试看你的幸运啊,如果你真的是幸运,我试试看看看痛不痛。”

“怎么可能不痛啊!我的幸运才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什么小型犬无法成为大型犬,什么企鹅无法飞上天空啊?你生物课没好好上过吗?小型是因为它们无法竞争到足够的食物才变得小却灵活的样子,而企鹅在祖先的时代原本也是可以飞翔,只不过随着环境的变化和迁移,让它们无法在天空和海面获取食物才不得不到深海处猎食,最后才慢慢演变成了不会飞却是游泳能手的鸟类!你说它们没有价值,那为什么它们还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算它们自身无法立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也是通过遗传的记忆一代代传承下所累积的结果!它们并不在意什么希望,它们在意的不过是可以让自己生存和适应这个世界!可以继续活下去的未来!”

“未来吗?”对于生活在这所‘才能就是希望’的学院里,他们都几乎忘记了,不论是有没有才能,他们都拥有着未来。

“不可能的……你是不会知道我的幸运到底是怎么样的……像你这种自不量力的普通人,去追寻与自己不符合的的东西,到头来也只会让自己受伤甚至连累到其他的人!区区的预备科就要有预备科的样子,老老实实的过完自己无聊透顶的人生不就可以了吗!!!”狛枝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像日向创这样反驳他的希望伦的普通人,可那些人全部都失败了,全部……

“你是在关心我吗?谢谢了。”日向创在听完狛枝的的这一番言论之后,没有生气反而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被说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还笑得出来,这样的人不是天才就是大笨蛋吧,而狛枝显然认为日向创是后者。

“该说不愧是预备科吗?简直就是个白痴。”狛枝知道自己如果继续说下去,对方也一定会反驳的,转身先离开了,连招呼也没有打。

“麻烦死了,我要先回研究所了,不然肯定会被那家伙牵扯进来的。”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松田夜助合上漫画书,准备走人。

“松田君,我刚刚好像说过,你今天要和我一起探讨针灸和神经的研究的。”

“那种事情明天再做不一样吗?”

“不行!”把人拖走。

“那个,我也……”日向创看人都陆陆续续的走了,准备离开就被还没有走的森兰哲叫住了。

“虽然我作为外人不应该说的,日向同学,你刚刚的那一番话算是触及到了狛枝同学的伤疤了,那家伙的幸运是以等价或者是更大的不幸来体现的,你这样说他,不知道接下来他会遇到什么倒霉事……”

“啊啊啊啊啊啊—————!!!”

走廊那里,突然传出狛枝的惨叫声,两个人立刻动身前去。

“呜呜~对不起……狛枝同学……对不起……”

在楼梯拐角处,一位穿着本科校服的女孩子跌坐在地上哭泣着,而狛枝就倒在她的面前昏过去了。

“天哪……,罪木同学,你快起来帮忙……”森兰哲头疼不已,没想到狛枝居然会发生这种程度的倒霉事,看来日向创的言论对他的冲击不小啊。

“是……”被叫做罪木的女孩,虽然还是在哭,但动作很娴熟的为狛枝做基本检查。

“我也来帮忙吧……”虽然看上去应该是狛枝自己不小心,但日向创觉得狛枝会这样自己是有直接原因的。

然后,日向创日常又非日常的校园生活算是以照顾狛枝凪斗作为开始了吧。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