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无缥缈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07.日向创与本科生

【保健室】

 

森兰哲把X光照射出来的结果拿出来,看了看出来的结果。

“左腿和右手腕轻微骨折,额头一点撞伤,没有脑震荡,未来的三个月给我乖乖的坐轮椅吧。”森兰哲把在医务室里的医用轮椅推出来。“电子轮椅前天拿去保养了,再说你现在一个手也不方便操作,日向同学,一直到这个笨蛋康复前,就麻烦你照顾他一下了。”

“好的。”也好,正好自己也打算去本科那边见识一下。

“还有啊,狛枝一个人洗澡不方便,也拜托你和狛枝住一起吧。”

 

【1-B班】

 

和一般学院上课的方式不太一样,希望学院的本科生都是可以自由的选择要不要上课,他们学院参加的不过是每学期一度的实用才能鉴定测试来确认自己的才能是否还存在,当然了,本科生不怎么积极参与某些程度是托他们的指导老师是个马马虎虎的懒蛋的关系。

“真是的,为什么我们每天非得来上课不可啊?好无聊啊~”穿着和服的女孩趴在课桌上抱怨着每天没有意义的校园生活。

“不能这么说啊,我们毕竟都是学生,学生当然还是以上课为主啊。”坐在和服女孩前排的红发女孩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自己手里的老式相机。

在教室的还有一位是一名气质非常高贵的金发外国少女,非常端庄的坐着。

“早上好。”梳着姬发式有点弱气的少女冒冒失失的从后门跑进来,但她刚跑进教室结果不小心再一次的跌倒。

“又来了。”班上的同学显然是习以为常,就在她们还在这么想的时候。

“小心!!”

从门外伸进来的手及时抓住了冒失少女的后衣领,阻止了她的摔倒。

“都说过了时间还早,你完全不用跑着进教室啊,罪木。”日向创对于罪木的冒失实在是无奈。

“呜呜……对不起……”

“你用不着老是道歉啊,走路也要小心点啊。”

“啊,好像有陌生的男生出现了!”

“那个,请问你是谁?”

“哦,这件事等一下黄樱老师会介绍的,来,进来吧。”日向创扶起罪木之后,把还在走廊上,准确的来说是坐在轮椅上的狛枝凪斗小心翼翼的推进来。

“只是一个区区的预备科还搞什么神秘啊?居然还需要超高校级的老师来介绍自己未免也太厚脸皮了吧!”坐在轮椅上的狛枝,除了脚打着石膏,连右手也被绷带吊着不能动。

“我可没有搞什么神秘,而且介绍新转来的学生可是老师的才能做的事,难道狛枝同学希望让我这个预备科去抢超高校级的老师所做的事吗?”

“区区的预备科还真是嘴硬。”

“是是,我们先回座位去吧。”丝毫不在意狛枝的嘲讽,日向创继续推着轮椅让狛枝凪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自己会动!”

“森兰老师拜托我照顾你,只有嘴可以动的病号就乖乖听话。”

“那个男生对狛枝同学的话还真是从容不迫啊。”红发少女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把刚刚的一幕拍下来。

“恶心的家伙也有今天啊。”和服少女幸灾乐祸的说到。

“赐予这位同学赞美!”

在等待班主任也就是他们的老师黄樱公一出现的时候,来的却是白亚月和森兰哲。

“啊,又出现新的陌生人了,今天的陌生人好多啊。”

“你是『超高校级の日本舞蹈家』西园寺日寄子吧,我是来帮忙代课的保健老师白亚月,而这位同样也是保健老师森兰哲。”

“请多指教了,小不点们。”

“什么嘛,这么轻浮的家伙是谁啊?”

“好了,为了帮那个不负责任的酒鬼,我们还是先从召集同学开始吧,等大家到齐了我们再开始正式相互介绍。”森兰哲丝毫不在意西园寺日寄子的毒舌,拿出点名册递给白亚月。

“现在到班的人数是五个,但全班加上新同学应该有十六个才对吧,其他同学怎么没来?”白亚月核对了一下,看来黄樱公一的懒散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啊。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大家除了第一天,基本上不怎么来教室上课。”

“我知道了,谢谢你,小泉同学。”白亚月合上点名册,决定先去找其他同学。

“真是的,为什么我们非要每天上课不可啊,只要通过才能技术考试不就好了吗?”

“可、可是我想来上课……”

“每天只会发呆犯蠢的笨女人,装什么乖乖好学生啊!”西园寺日寄子说着和她可爱形象完全相反的恶毒之言。

“我、我才没有装,我、我是……真的想好好上课……想和大家一起上课……”罪木蜜柑几乎用完了自己全部的勇气才把心里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低贱的垃圾蠢……!!”西园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

“西园寺日寄子同学,可以请你收回刚刚的话吗?”白亚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西园寺的面前,而他手里正拿着一根细长的针正对着西园寺的眉心。

“白亚老师……”日向创第一次看到这位温润如玉的男子展现出他的怒意。

“白亚老师,你先不要生气,西园寺同学,你先快点道歉啊。”森兰哲连忙制止白亚月的动作,并示意着西园寺。

“对、对不起了……”西园寺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强烈的杀意惊吓到,下意识的开口道歉。

“抱歉,西园寺同学,我先为惊吓到你道歉,作为老师是不应该吓到学生的,但我生气是因为你对待罪木同学的失礼,罪木同学没有说错,你们的确是拥有着出众的才能没错,但你们身份依旧是学生,身为学生就应该有上学的义务,而老师当然也应该有教导你们的义务,所以在此,要先给罪木同学非常棒的发言给予表扬。好了废话不多说,马上去找大家,就算是找到放学也要先把今天的点名完成!”白亚月收回针,难得展现出热血老师的一面。

“呜哇……第一次……第一次被这样说,谢谢老师……”

“这个老师……”

“感觉和黄樱老师不太一样啊……”

“这个展开真的是太棒了!!”

“真是充满希望的展开啊。”

“我来帮你推吧,这样你的手会轻松一点。”

“预备科的也就这点作用。”

“是是,所以,等一下就拜托你专心找大家吧。”

就这样,七个人陆陆续续的离开班上,去寻找其他的同班同学。

 

【粗点心屋】

 

在白亚月的带领下,大家先来到一家粗点心店附件。

“大家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下,老师需要一个人单独去买点东西,在老师回来之前,大家可以在这里自由活动,但别走太远了哦。”

“是!”众人齐声回答。

“狛枝,我去给你买点苏打水吧,我看你的嘴都开始干裂的了。”日向创也不管狛枝本人需不需要,自顾自的的在自动贩卖机面前按下苏打水的按钮,至于支付方式,被电子手册记在账上了。

白亚月根据自己平时写的学生资料一个人前去粗点心店,在那里找到了被称作是『超高校级の黑道』同时也是有名的武斗派家族九头龙世家的继承人的九头龙冬彦,他此刻正在品尝着自己刚买的江米条。

“上午好啊,九头龙同学。”

“呜哇!?你这个家伙是谁啊?”惊吓到的九头龙面露凶狠,同时把手边的江米条推到一边去。

而一直躲在暗处,同时也是『超高校级の剑道家』的边谷山佩子,在出现的同时准备从背后拿出竹刀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颈部传来杀意。

“她是学生!森兰哲,你给我住手。”白亚月厉声制止。

“是是。”森兰哲听话的收回抵在边谷山后劲处的手术刀。

“边谷山同学,非常抱歉,我是你们的代课老师,同时也是保健室的老师白亚月,而这位森兰哲老师。”白亚月介绍自己道。

“代课老师?黄樱又喝过头了吗?”

“对,我想过不久应该会有新老师过来帮忙,在这段时间,是由我和森兰老师来负责你们上课。”

“又是这样,再说我也没有义务去和那些家伙玩什么同学游戏吧?呃!?”

“身为黑道的继承人,如果连别人靠近都感觉不到的话,可是会亏的哦。”白亚月笑眯眯的用针抵在九头龙的太阳穴处。

“少爷!”边谷山想保护少爷,但被先一步行动的森兰哲用手术刀抵在脖子处压制住了。

“我知道边谷山的身份,但你把你的少爷保护的太好可不行哦。”

“但是……”

“佩子,我在入学之前就和你说过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杀手了,所以不要再那么拘谨了。”

“但是……”

“好了佩子。”

“是……”

“你是白亚月吧?敢这么做的话,你也就不能待在学院里吧?”

“没关系的,我会避开九头龙同学的致命处,就算伤到我也能够让九头龙同学第二天就可以完全恢复,再说……身为黑道的人,会傻傻的站在那吗?所以,在事情还没有演变到那种情况之前,还是请你和边谷山同学一起来班上和大家上课吧。”白亚月说着还拿出自己做的药品给九头龙看。

“你胆子还真是大啊,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老师到底是怎么上课的。”九头龙对不畏惧的人向来是非常欣赏。

“没想到边谷山同学和九头龙同学居然认识啊。”

“八卦看够了我们就回去吧,只是捡个苏打水瓶子居然会看到这一幕,也难怪老师不让我们一起来的。”日向创悄悄推着轮椅带狛枝离开。

“那么,作为预备科的日向君,看到身为『超高校级の黑道』居然喜欢甜食,而『超高校级の剑道家』以前居然是杀手,会不会有种幻灭的感觉?嘛,不管怎么说,也改变不了他们是充满希望的各位,和我……呜啊!!”再一次被日向创敲头的狛枝。

“我们等一下什么都别说,等老师回来。”日向创直接无视了狛枝话中带刺。

 

【体育馆】

 

“这个时间点,我想他应该是……”白亚月看着学生资料话还没有说完。

“轰隆隆————!!!”巨大的爆炸声连续不断的从体育馆中心传来。

“看来一下子就找到两位同学了,我一个人处理就可以了,你注意下学生们。”白亚月再一次拿出针。

“那个老师没问题吗?二大和终里的战斗每次都会……”好学生小泉担代课老师不能应付过来,那两个人每次的决斗都会带来一系列的灾难性破坏。

“不知道那个老师打算以什么方式阻止啊。”九头龙抱着看好戏的想法。

然后,大家就听到连续不断的爆炸声戛然而止,一分钟之后,白亚月就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同时还把两个人给拖了出来。

“好了,已经解决了,我们接着找其他同学吧。”然后自顾自的走了,也不管其他人诧异的目光。

“那个老师到底是做了什么啊?”九头龙无法想象这个瘦弱的青年是怎么打倒两个人形破坏机。

“这个老师,意外的很厉害啊。”日向创惊讶白亚月与外貌不相符合的臂力。

“真不愧是充满希望的本科出生的老师。”似乎学乖了的狛枝没有再继续针对着日向创。

路上,被白亚月一直拖着的两位同学终于醒了,但一醒过来,那位被称之为『超高校级の体操选手』的少女终里赤音就嚷嚷着要和白亚月决斗,而另一位被称之为『超高校级の经理人』的强壮男子二大猫丸(?)也评价说白亚月有非常优秀极限攀岩的资质。

而事后,日向创询问了一下才知道,白亚月从小被抛弃在中国的神龙架那里,为了在苛刻的环境下生存,无论是冒险去尝试那里天然生长植被,还是为了在陡峭的岩壁采集到可以吃的东西,只要可以活下去他都尝试过,并很幸运的活了下来,而且也锻炼出可以在任何地方攀爬的臂力,在后来据白亚月自己说是遇到神龙架隐居的一位老中医,从他那里学习中医相关的知识,到后来阴差阳错的被希望之峰挖掘,被鉴定才能是『超高校级の中医』。

“说起来,以前逗他的时候,就不知道被他那过人的力气揍飞过多少次啊。”森兰哲回想起第一次见面的前景不由得感慨道。

“这个老师真的可以教我们什么吗?”日向创都有点开始怀疑这个有点不靠谱的老师,也就像是狛枝说的那样,他对希望之峰的本科生真的有点开始幻灭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