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无缥缈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10.热血老师雪染驾到

【校长室】

 

希望学院的现任管理者雾切仁此时正看着一份教师任职文件,来任职的是刚毕业不久的74届的学生,今天应该差不多要来了。

但看到任教人的资料,雾切仁只有头疼的份,有种好不容易送走的麻烦又回来的感觉。

“嗨~雾切君,要一起喝一杯吗?嗝~”

“黄樱君,我现在没心情和你闹。”

“别这么严肃啊,放轻松点,不就是她回来当老师嘛,没事没事~”

“你全身都是酒臭味,我去叫白亚君给你开药。”

“小白亚从昨天就去外出办事要明天才回来。”

“那你就忍耐到明天吧,我是不会让忌村给你开药的。”

“不要这么残忍啊~小雾切~”

“你给我走开!老醉鬼!!”

 

【校门口】

 

在希望学院的入口处,站着两位曾经从这里毕业的原学生。

“回到学校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橘色长发的少女就好像有用不完的活力,非常有热血教师的派头。

“对你来说是太棒了,对他们来说一定是太糟了。”站在一旁身材健壮的男子没好气的说着。

“怎么会啊?在毕业的时候,他们可是非常舍不得我的!”少女对男子的话表示着强烈的不满。

“那是因为可以送走你这个家伙让他们太高兴了。”

“这么会,你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好!现在是我成为教师的第一天,首先,要去向雾切院长报道!我先走一步了!!”说完少女就跑得没影了。

“真是的,穿着高跟鞋还能跑这么快……我也该去警卫室那里报道了啊。”男子挠了挠头慢悠悠的走进学院。

少女飞快的跑到了校长室的大门处,认真整理自己的仪容,然后直接推开了门:“雾切院长,我是今天来任教的雪染千纱,前来报道了!!”

“很臭啊,你快起来,死醉鬼!”还在被喝过头的黄樱骚扰的雾切仁显然来不及注意报道的雪染。

“雾切仁被又一次喝过头的大酒鬼黄樱骚扰着,虽然雾切仁表面看上去非常的烦恼,但本人却没有立刻推开对方……”背对着做笔记的雪染。

“雪染,你又在乱写什么!”回过神的雾切仁。

“哟~小雪染,欢迎回来。”

“是的,我来报道了,黄樱老师!雾切院长!”雪染起身敬礼的同时还不忘记把笔记收起来。

雾切仁也没精力去管雪染刚刚写的什么,直接一拳揍开黄樱,“你先进来吧。”

“是,雾切院长!”雪染进来之后立刻扶起黄樱,小心翼翼的让他坐在沙发上,并熟练的用新鲜葡萄做成果汁给黄樱。

“谢谢了,小雪染不愧是『原·超高校级の女佣』,谢谢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黄樱老师还是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喜欢喝酒啊。”

“好了,醉鬼的事暂时丢一边去,我们先说一说你的事吧,从今天起,你将会负责教导B班,同时也担任起副班主任的工作,因为某个散漫的家伙的原因,所以一开始一定会很辛苦的,在这方面,保健室的两位老师也会帮你的忙。”

“是白亚前辈和森兰前辈吗?”听到保健室有两位老师,雪染立刻表现的非常激动。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可以看到自己的前辈非常高兴了!”雪染庆幸自己没有暴露。

“这样啊,那么你可以先去看看,因为今天白亚和森兰昨天就外出要明天才回来。”雾切仁也猜出雪染的想法,只能先为两个还未回来的两位默哀。

“是,全部交给我吧!唔……咳、咳咳!!”雪染自信满满的拍拍胸口,但因为用力过猛结果自己呛到了,等缓过来之后就风风火火的向自己未来要教的班冲了过去。

“真的没问题吗?”雾切仁有点不太放心。

“没事的,小雪染还是和学生时代一样那么活力四射啊,是宗方介绍过来的吗?”终于醒酒了的黄樱感慨道。

“嗯,是说如果黄樱君你依旧那么散漫的话,无论如何都请让雪染过来帮忙。”

“雾切君,你也开始学会开玩笑了。”

“被看出来了吗?”

 

【场景切换】

 

雪染还走在前往班级的路上,翻了翻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内容全是被其他人成为奇怪记录的笔记,就连刚刚发生的事也被雪染完整的写下了,就是内容有点那个了点。

“好,在完成宗方君交代的任务,同时也要把这个本子写满才行!!”雪染看本子还有三分之二的没有写,合上之后暗自发誓一定要写满这个本子,如果斗志可以具象化,旁人一定可以看到雪染背后燃起了熊熊大火。

“预备科的真是有够没用的,加热也能引发电线烧断。”

“我哪知道今天会发生那种事啊,明明就是和平常一样。”

走廊的另一边传来争吵的声音引起了雪染的注意,听起来应该是学生,雪染立刻先行一步冲上去制止对方的争执。

“不可以把宝贵的青春浪费在争吵上面,你们身份同学应该相互关爱和理解包容才对!”

“那个,请问你是谁啊?”正在争执的日向创和狛枝被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雪染给吓了一跳。

“啊?不好意思啊,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雪染千纱,是要来教导B班的新副班主任!”

“那么你就是白亚老师说的要前来教导我们的前辈了?果然是充满着希望啊,可以说出这样充满希望的发言,我真的……唔!”狛枝还想继续滔滔不绝的发言他的希望伦的时候,再一次被日向创敲了头。

“我们还是先让新老师去班上再介绍吧,而且时间也已经不早了。”日向创如果不制止狛枝的喋喋不休,他们一定会迟到的。

“也对,身为你们的未来的老师,第一天就迟到是绝对不可以的!走吧,让我们一起精神抖擞的去班上吧!”

“这个老师……还真是充满个性和热血啊。”

“不愧是充满希望的前辈啊。”

 

【1-B班】

 

“日向君、狛枝君,身为男生的你们怎么可以迟到?”

“就是就是,怎么可以给小泉姐添麻烦啊?”

“一定是狛枝那小子害的吧?”

“日向果然和那家伙碰一起就没什么好事。”

“请不要做这样差劲的发言,左右田先生!”

“索尼娅小姐居然和我说话了!?”

“那个……如果是不舒服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

“就算是凡人之躯也不应该被混沌之子的力量而汝尔前进的道路。”

全部的同学对于两个迟到的人虽然态度不一,但在最外面的雪染还是可以听得出大家对日向创和狛枝的关心,看来比想象中还有好许多啊。

“各位,上午好啊!”雪染等日向创和狛枝先进去之后,这才站到讲台处。

“上午好。”

“啊?出现陌生的女人了!”

“请问你就是前来教导我们的前辈吗?”

“没错,我是刚毕业不久的74期生雪染千纱,所以当然是你们的前辈了!但从现在起请称呼我为雪染老师吧。”

“好的,雪染老师。”

“不知道和代课的那位比起来,教的怎么样?”

“请你们放心,如果我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只要你们提出来并且合理,我一定会办到的!这个身为老师的义务!我看大家都在就先来点名吧!”雪染拿出花名册开始点名。

“是!”

上课进行的非常顺利,中午的时候,在日向创的提议下,由雪染来主导大家自己动手做午饭,当然了,日向创是一个人做自己和狛枝的那一份,因为仅仅只是让狛枝站在厨房旁边居然就差点引发了煤气爆炸,但幸好被雪染及时挽救了过来。

因为有雪染和花村的指导帮助,大家也算是做得有模有样。

“嗯,日向创做的厚蛋烧味道非常不错,卖相也很好,可以看出是经常做,狛枝同学很有口福啊,不过就是味道还是有点淡了。”雪染尝了一块之后,给予了非常肯定的评价。

“谢谢雪染老师的肯定,不过那一份是特意给狛枝君做淡点的,这样对他的身体调理会比较好。”日向创说着还夹了一块喂给狛枝。

“预备科的就是在这种无所谓的事情方面莫名的细心,味道还不错……”狛枝嘴上依旧没什么改变,但没有再拒绝日向创的喂食行为,并对日向创的手艺做出中肯的评价。

“那就好,我还担心盐放少了会变味了。”日向创松了一口气。

“没有料理的才能才那么努力,狛枝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对日向创的温柔慢慢的产生了一丝丝依赖……”看了可以很快就写完了,嘻嘻……

雪染背对着同学做着笔记,但她压制着的奇怪笑声还是隐约被同学听到了。

“新来的老师……”

“有点奇怪啊……”

 

【办公室】

 

结束一天工作的雪染翻了翻自己今天做的笔记,对今天的收获非常满意,学生比想象中要团结的多,而且她的笔记也加了不少新的东西。

“看了在达成宗方交代的任务同时,我的笔记也一定可以写满了,太棒了!对了,电话电话。”雪染想起来还要给宗方打电话报告,哼着小调的按下宗方的电话。

 

【海外施工】

 

“喂,我是宗方。”正在勘察施工情况的『原·超高校级の学生会长』宗方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之后,接通继续看手里的工作。

“宗方君~这里是雪染,向你报告一切顺利!”从电话里传来雪染充满活力的声音。

“这样啊,辛苦你了。”

“诶~怎么不多关心一下身为女生的我啊?难道是没有接到逆藏君的电话所以不开心吗?”

“雪染,请你停止你的妄想,你也应该清楚逆藏的个性。”

“宗方君真是的,你那边怎么样?有没有按时休息吃饭?”

“有啊,我这么的情况顺利的让人沮丧,村上还好吗?”

“不愧是宗方,但不要因此而得意忘形了,村上他在上任之后忙的不可开交,所以今天没有见到他的人。”

“是这样啊,也真是辛苦他了,不过,也因为他让我回想起了一些我差点忘记了的东西,所以我不会再自傲了。”

“宗方君居然学会了低头啊?天要下红雨了吗?”

“你那句是向白亚前辈学的吧?他和森兰前辈怎么样了?”

“很不凑巧,那夫夫从昨天就外出了,要明天才回来。”

“也好,如果他们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头疼不已的。”

“什么话啊?我这么能干,怎么会给前辈添麻烦啊?我今天来班上的时候,看到了一名特别的学生。”雪染也不再继续玩笑话,开始说正事。

“特别的学生?”

“对,因为他是从预备学科那里来的。”

“但学院不是禁止预备学科的人进入本科那里吗?”

“详细的情况我会去问那名学生,还有啊……”雪染说道这里突然沉默了。

“雪染?”

“可恶啊!!!虽然我在毕业的时向宗方你表白被拒绝而沮丧过,但没想到你这个工作狂居然会喜欢那个肌肉脑袋!!我不·甘·心啊!!!!!”

宗方被雪染突然的咆哮吵得连忙拿开手机,如果不是因为本科楼的人大部分都走了,一定会马上有人

“雪染……”宗方在这方面的确觉得一直亏欠着雪染,他知道对方的心意,但喜欢这件事并不是一件可以控制的事。

“好了好了,宗方君是不是觉得有点亏欠我啊?既然如此,宗方和逆藏一定要幸福过给我看到!让我知道宗方过的很幸福!”

“雪染,我会的……但我绝对不会让你的笔记比较添加一些奇怪的东西的!”

“啊?被发现了?没关系,就算没有你们之间的,我现在这么也发现了新的观察对象。”

“我可警告你,不要把主意打在村上的头上。”

“怎么会~没有的事,那就说这里了,挂了,宗方。”雪染也不等宗方的回应就直接掐断了通话。

“雪染?真是的……”被挂断了电话的宗方只能继续手里的工作。

而在办公室那边的雪染,望着放在桌面上的照片,是她和宗方还有逆藏三个人毕业时候的合照,照片上的人笑得那么开心。

“逆藏,如果你不能让宗方幸福,我可是会抢走的哦……”

 

 

〓〓〓〓〓〓〓〓〓〓〓〓〓〓〓〓〓分界线〓〓〓〓〓〓〓〓〓〓〓〓〓〓〓〓〓〓〓〓〓

之所以这样写,一开始只是想证明盾子就算没有逆藏的隐瞒也早就布置好了一切,两个人为什么会交往我不会细说什么,雪染还是喜欢着宗方,但选择权在于宗方那边,所以选择祝福,把原著两个人的立场交换了过来,这一章节的日狛没有多少,下一章会多的。

评论(1)
热度(14)